短篇現代虐戀小說《讓全世界知道我愛你》陸戰北秦婉婷精彩章節試讀

2019-01-11 15:30:00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jingling
短篇現代言情小說《讓全世界知道我愛你》,作者小小魚,目前該小說已經完結。女主秦婉婷和男主陸戰北的愛恨糾葛到底會怎么樣呢?想要被虐一下的書友,不妨閱讀一下這部小說,不會失望的!


本次逗趣網小編為各位讀者帶來了小說中很精彩的一個章節,一起來看看吧!

  東城私人醫院,秦婉婷躺在床上,幸福的看著旁邊睡著的小嬰兒。

  小嬰兒雖然不是足月剖出來的,但是看起來狀態不錯,肉乎乎圓滾滾的,可愛倒極致。

  看著身旁可愛的孩子,秦婉婷心里百感交集,她和陸站北之間從相愛變成仇恨恍若隔世。

  那個男人認為她不配生下他的孩子,狠心的逼著她去墮胎,卻是壓根也沒有想到她會接連為他生下兩個孩子吧?

  她和陸站北之間也曾相愛過,可是男人的愛情來得快也去得快,秦婉婷想起自己三年前經歷的一切就恨。

  三年前她懷孕欣喜若狂準備告訴他的時候,卻無意撞破了陸站北和秦綿綿滾床單。

  良好的教育讓她沒有大吵大鬧,而是含淚選擇了離開。

  她因為陸站北的變心出軌潸然淚下,秦綿綿來找她了,很囂張的告訴她,她也懷里陸站北的孩子,讓她識趣點馬上做掉肚子里不受歡迎的孩子。

  秦婉婷不相信,她不相信陸站北會對她這樣絕情,秦綿綿當著他的面給陸站北打了電話,“站北哥,姐姐她不愿意做掉孩子,說要聽你親自告訴她!”

  說完把電話遞給她,她只喂了一聲,電話那頭傳來陸站北冰冷無情的聲音:“做掉她,你不配為我生孩子!”

  那一刻她心如死灰,恨到極致。

  于是毅然去了醫院,躺在醫院冰冷的手術臺上,冰涼的器械撐開她的身體。

  那種恐懼讓她一下子坐起來,“我不做了!”

  她哀求醫生為她坐了一份假的流產手術,醫生說她身體不好,重度貧血讓她保胎,她聽醫生的話選擇了保胎,回來時候一切都已經變樣。

  陸站北和秦綿綿開始正大光明的成雙入隊,她成為了永遠的棄婦。

  還遭遇打劫被人扔進海里九死一生,秦婉婷一直以為自己當初被人打暈扔進海里是一啟簡單的搶劫事件,可是這次回來她發現沒有那么簡單。

  秦綿綿手術室里說的話讓她清楚的意識到這一切肯定是秦綿綿的手段。

  秦綿綿打小就歹毒,但是秦婉婷沒有想到她會這樣喪心病狂。

  秦婉婷想起那天手術室的一幕還有些膽寒。

  她知道秦綿綿歹毒,知道她一定會想方設法的對自己不利,于是讓林瀟安排人盯著她。

  秦婉婷和林瀟一開始的計劃是懷上孩子就馬上離開東城,所以故意委屈成全,故意麻痹陸站北。

  得知自己懷孕后,秦婉婷本來是想馬上帶著球球離開的,只是她低估了秦綿綿的狠毒。

  她為了弄死她竟然偽裝流產住院,還想要她的子宮。

  陸站北對秦綿綿不愧是真愛,竟然完全都不調查就惡狠狠的來找她要子宮。

  秦婉婷對陸站北失望到極點,陸站北一直盯著她,她沒有辦法離開,被陸站北壓著去做檢查時候秦婉婷就想好了,查出懷孕陸站北一定不會要這個孩子的,到時候她會憑借手術和主刀醫生唱出好戲。

  一切和她想的一樣,陸站北沒有絲毫的猶豫就要她做掉孩子,秦婉婷當時的心情其實非常的好,只要進入手術室,一切計劃到此為止。

  做完手術后她就可以離開,帶著球球再次消失。

  哪里想到陸老夫人回來攪合,她被陸老夫人帶回了陸家。

  在陸家這幾個月秦婉婷一直都很小心謹慎,她和林瀟一直在聯系,想過應對的無數辦法。

  最樂觀的想法就是陸站北會讓她平安生下孩子,她用臍帶血救下球球。

  可是她低估了陸站北的狠心,他竟然為了秦綿綿連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

  在知道秦綿綿要去綁架球球,林瀟馬上安排人和她接觸,球球被林瀟的人馬上送到了私人醫院,就等著臍帶血移植。

  手術的事情她和林瀟早就計劃好了,她并不擔心,只是沒有想到秦綿綿會那樣喪心病狂。

  她竟然有恃無恐的去手術室,還要親手掐死孩子,后來是醫生和護士急中生智,說不能掐死孩子,這樣會發現掐痕,不好交代,醫生說交給他處理,一定會讓所有人都檢查不出真相的。

  秦綿綿也擔心事情敗露,而且她馬上要演一場車禍的戲,于是沒有久留,只是吩咐醫生一定要弄死孩子還要弄死秦婉婷就急匆匆的離開了。

  秦綿綿離開后,醫生馬上用一個死嬰替換了嬰兒,并且取了臍帶血讓人送到球球做手術的私人醫院。

  至于倉庫所謂的藏獒碎尸都是假的,倉庫的血跡是生產孩子時候的血,碎尸自然也是假的,之所以要那樣做只是為了讓陸站北知道球球是他的兒子。

  陸站北這樣折磨她,怎么也得受點懲罰。

  她要讓陸站北嘗嘗錐心之痛,還要讓陸站北看清楚秦綿綿這個賤人是什么樣的人!

  想到陸站北現在受到的打擊和痛苦,秦婉婷忍不住冷笑起來。

  門被輕輕敲響,林瀟走了進來,“今天還好吧?”

  “好多了,球球現在怎么樣了?”

  “球球也很好,放心吧,我找的是國外最好的醫生做的手術,不會有什么事情的。”

  “謝謝你林瀟!”秦婉婷看著眼前的男人,滿心的感動。

  “我們之間說什么謝不謝的。”林瀟笑著坐下,“你好好養傷,這樣急著過來,醫生說的你的傷口有些感染了,最近幾天你別亂動,乖乖的接受治療,等你傷口恢復,球球身體也恢復,我們就帶著兩個孩子離開這里,一輩子不回來。”

  “好!”秦婉婷點頭,想到以后的生活不禁眉眼彎彎。


 

相關文章
圖片推薦
战东风彩金